新闻  |   论坛  |   博客  |   在线研讨会
软银245亿史诗级巨亏:没有了Bank,只剩下Soft?
硅星人 | 2022-08-09 15:16:49    阅读:44   发布文章
孙正义只能自嘲为“狼狈窜逃”的德川家康——文|杜晨    编辑|VickyXiao    题图来源 | Yoshio Tsunoda/AFLO Image

去年早些时候,孙正义在一次软银内部工作会议中告诉员工:创业公司的估值仍在飙升,你们的投资还不够激进!
他让助手创建了一个表单,专门用于追踪还没有接受自己的钱的潜在投资对象。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他还在内部进一步简化了投资决策的规则和流程。
孙正义的激进,让一部分还记得在 WeWork 等标志性填鸭式投资上糟糕战绩的员工们,感觉到不解和恐慌。
一年多后,孙正义毫无意外地又一次吃掉自己种下的苦果:由于软银愿景基金投资对象的估值显著降低,基金规模严重蒸发,软银在本季度录得约245亿美元的惊天巨亏,创下集团历史之最。
图片
图片来源:软银集团
孙正义将主要原因归结于充满不确定性的大环境以及日元贬值,表示世界正处于极大的混乱当中”(the world is in great confusion)。
而他目前选择了两条止损途径:1)不再发起新投资;2)全力削减开支,“我们需要降低成本,没有免受影响的地方。”
曾几何时,软银用千亿美元的钞****当作一把大锤,砸弯了风险投资的市场规则。然而今天的软银面临的情况是:不光锤子不再好使,连锤子都快要买不起了。
| 软银投资逻辑的彻底破产
财报文件显示,软银集团在本季度录得约3.2万亿日元(文件内标注约合245亿美元)净亏损,仅用三个月的时间,就打破了上季度刚刚创下的最大单季亏损纪录。
图片
图片来源:软银集团

事实上,软银集团在其它实体行业领域的投资都还挺好,亏损几乎完全来自于投资创新创业公司的愿景基金。
仅在本财季(4-6月),愿景基金就蒸发了大约231亿美元,其中一期和二期大约各占一半。相比上季度的262亿美元净亏,这一季度只能说稍微好了一丁点。
图片
资料来源:软银集团硅星人之前的一篇文章曾经提到品尝过太多太惨痛的失败教训的孙正义,似乎已经不再相信自己曾经笃信的填鸭式投资逻辑了。比如在去年软银大刀阔斧参与了欧洲先买后付金融公司 Klarna 的投资,却因为 Klarna 估值下调而被坑惨了。
结果相比一期大手笔式的激进,二期并不是保守了,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激进。
愿景基金二期的总规模比一期小得多,却做出了比一期多出好几倍的投资数量:公开资料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二期基金已经做出252笔投资,而一期到今天才做了94笔投资。在愿景基金的披露文件里,一期的名单只有不到一页纸,二期却有足足两页半……
图片
图片来源:软银集团虽然数量大,投资数额却小得多。公开资料显示,愿景基金本季度的总投资额只有大约6亿美元左右,是去年同期206亿美元的零头……
所以如果说前几年的软银是盯准了几只鸭子疯狂注水的话,今天的软银,更像是对着一群鸭子洒洒水。
然而即便像二期这样广撒网,也再难捞上像一期那样的大鱼了。以软银在披露文件里挑选的已上市投资对象为例,可以看出一期的投资组合赚和亏的各一半,赚的也基本都完全退出了,二期的却基本全都在亏,而且还未完全退出:
图片图片来源:软银集团
为了止损,孙正义宣布彻底叫停二期基金的业务拓展,接下来一段时间内将专心于管理目前已经做出的投资,不再发起新的投资。
——可以说,软银所有的投资逻辑,这次终于彻底破产了。
作为软银投资部门历史上最成功的投资案例之一,阿里巴巴为这家亚洲投资顶级机构赚了很多钱。软银也至今仍然持有其股****。然而就在上周《金融时报》报道,软银在今年通过出售预付远期合同的方式脱手了自己持有的阿里股****的大约三分之一,约合220亿美元。
截至目前,软银已经把手上的阿里股****卖掉超过一半了。
当然,阿里的长期增长前景还是非常可观的,这也是为什么软银一直没有完全套现——奈何今天的软银发现,在投资这件事上不光砸钱不管用了,连钱都快不够砸了
| 自嘲为“狼狈窜逃”的德川家康
曾几何时在孙正义的指掌下,软银投资部门以吹泡泡为荣,并且确实享受了六七年的骄人战绩。而在昨天,孙正义不得不承认,公司过去在估值上吹的泡泡太大了。
在糟糕的业绩和投资策略的破产之下,软银和孙正义已经彻底失去了在金融投资圈的美誉就连一众曾经对孙正义顶礼膜拜、无比忠诚的高管,都离开了这位亚洲投资巨擘。
据彭博社报道,愿景基金的两位合伙人 Yanni Pipilis 和 Munish Varma 在7月底宣布离职,意味着近两年以来离开愿景基金的顶级高管人数已经超过了十人:
软银的二号人物,愿景基金的直接老板 Rajeev Misra,也在今年7月宣布退出软银一线工作。尽管他仍然保留着一期基金 CEO 的职位,但据彭博社报道他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成立的新基金上。软银集团首席战略官,被认为是日本金融业核心人物的佐护胜纪,在去年三月就已经离职了。另一位传奇经理人,被安排到 WeWork “救火”的首席运营官 Marcelo Claure,也在今年宣布离职——结果软银甚至连他索要的20亿美元分手费都付不起……
有传闻指出,就错过字节跳动、美团、小米等优秀公司的问题,一些软银投资合伙人此前对孙正义有所不满。如此频密的人才流失,更是体现出软银投资部门存在严重的业绩和策略问题,和高管对孙正义本人的不信任。
值得一提的是,在财报会议演示文档的第一页,孙正义的团队放了一幅非常独特,具有深意的画作,也巧妙地影射了孙正义面临的窘境:
颦像》
图片
这幅画中的人物是日本知名历史人物德川家康,描绘的是战国历史上一个著名事件
家康有着极大的政治野心,但当时作为家臣寄于织田信长篱下,急于争功而鲁莽出兵,挑衅对手武田军,结果大败于三方原,连自己的替身都被砍头。家康狼狈窜逃回自己的城堡,平复下来才发现裤子穿着很粘很难受——原来是在路上因为过于害怕而失禁了……
但当时家康并没有掩饰尴尬,而是干脆找人把自己当时的窘样画下来,放在了卧室里,时刻查看和铭记鲁莽的教训,也就留下了这幅名画《颦像》。
借用这幅画,孙正义巧妙地承认了自己在糟糕的业绩面前极为尴尬的样子,品尝了失败的味道,学到了重要的一课:“我们在半年里亏损了6万亿元,我也需要深刻的反省,时刻铭记这一教训。”

注:封面图来自于 Yoshio Tsunoda/AFLO Image,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不同意使用,请尽快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删除。


*博客内容为网友个人发布,仅代表博主个人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工作人员删除。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推荐文章
最近访客